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澳门49码开奖直播现场 >

继承纠纷_百度文库

编辑:admin 日期:2020-11-22 06:45 分类:澳门49码开奖直播现场 点击:
简介:继承纠纷_法律资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继承纠纷 被继承人徐丁系徐乙兄长、商甲之夫,徐丁与商甲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徐丁与 前妻育有一女即王丙,王丙曾用名徐*。徐丁于报死亡,徐丁之父徐 A 于报死亡,徐丁之母 高 C 于报死亡。本市*房 继承纠纷 被

  继承纠纷_法律资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继承纠纷 被继承人徐丁系徐乙兄长、商甲之夫,徐丁与商甲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徐丁与 前妻育有一女即王丙,王丙曾用名徐*。徐丁于报死亡,徐丁之父徐 A 于报死亡,徐丁之母 高 C 于报死亡。本市*房

  继承纠纷 被继承人徐丁系徐乙兄长、商甲之夫,徐丁与商甲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徐丁与 前妻育有一女即王丙,王丙曾用名徐*。徐丁于报死亡,徐丁之父徐 A 于报死亡,徐丁之母 高 C 于报死亡。本市*房屋权利人登记为徐丁、商甲,为共同共有。目前该房内有商甲一人 户口,并由商甲居住。 另查明,2012 年 7 月 2 日,徐丁出具自书遗嘱一份,其中载明: “我因生病无效死亡以 后余下人民币肆拾伍万元正在商甲那里死后分配我弟徐乙人民币贰拾万正女儿徐*人民币壹 拾伍元正还有拾万正办我后事和坟之类之事房子归商甲拥有。 ”2012 年 10 月 21 日,徐丁另 出具自书遗嘱一份,其中载明: “我去世后、数有财产分割①房屋和生活用品归商甲拥有② 人民币分割女儿壹拾伍元正③我弟徐乙给贰拾元正④余下钱办理丧葬费和坟的一切费用, 归 商甲办理。 ”2013 年 4 月 9 日,徐乙又出具“代书遗嘱”一份,其中第一条载明: “坐落在* 室,于本人在二 00 七年十月购买,面积 45.29 平方。全产权房,过世后商甲(妻子)产权 为 60%,徐蓓敏(女儿)为 40%。 ”第四条载明: “本人生前留下存款人民币肆拾伍万元整, (目前有商甲保管)分配⑴(女儿)徐得人民币拾伍万元整,2、胞弟(徐乙)得人民币贰 拾万元整 3、人民币拾万元整为我本人办理后事产生费用支付(购坟地)如有多余部分留给 我女儿(徐*) 。 ”2013 年 5 月 9 日,被继承人徐丁立下公证遗嘱一份,明确在其去世后系争 房屋中属于徐丁的产权份额由其弟弟徐乙继承,且不作为其婚后夫妻共同财产。 又查明, 商甲于 2013 年 4 月 12 日分三笔从农行上海洪山支行取款合计 430,221.80 元 (人 民币,下同) ,并于同日作为代理人在同一银行为徐丁存入 43.06 万元,存期三个月,账号 为。2013 年 5 月 16 日,徐乙作为徐丁代理人将上述账户内的本息合计 430,742.34 元取出, 并与同日将其中的 20 万元存入其在农行上海洪山支行账号为的账户内; 将其中的 10 万元存 入同一银行账号为的账户内;将其中的 5 万元存入同一银行账号为的账户内;将其中的 5 万元存入同一银行账号为的账户内;将其中的 3 万元存入同一银行账号为的账户内。 现在徐乙名下登记有朗逸牌轿车一辆,牌照号为。2013 年 7 月 4 日,上海市职工保障 互助会为徐丁医疗事宜给付徐乙补充医疗保障金 2,992.80 元。徐丁死亡后发生殡葬服务费 6,493 元、骨灰寄存费 820 元。 现徐乙提起诉讼,要求取得应由自己继承的份额。 李海波律师对本案的分析: 双方存在如下争议焦点:一、商甲支取的 60 余万元性质为何;二、徐丁遗产中的存款 金额;三、徐丁先后所立四份遗嘱之法律效力。 就争议焦点一 法院认为,2013 年 4 月 9 日徐丁所立之“代书遗嘱”认可人一栏,商甲签名予以确认。 根据该“遗嘱”第一条表明,系争房屋中商甲产权份额为 60%,徐蓓敏份额为 40%,该“遗 嘱”第四条表明“本人生前留下存款人民币肆拾伍万元整, (目前有商甲保管)分配??” 。 首先商甲确认在其处的 45 万元仅系其代为保管而非房屋折价款, 其次即便该 45 万元实为商 甲确认而尚未支付的房屋折价款,但商甲已于 2011 年 5 月支付了所谓的房屋折价款亦即购 车款 19.4 万元,如此商甲在系争房屋中享有的产权份额应为 100%,这明显与“代书遗嘱” 中 60%的产权份额相矛盾,且商甲在本案诉前调解过程中以及 2013 年 11 月 13 日来院时均 陈述 43 万元系存款。故对商甲主张 63 万元为房屋折价款的辩称意见,法院不予采信。商甲 主张 63 万元来源于借款,因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法院不予处理。 就争议焦点二 鉴于 19.4 万元在徐丁生前已作出处分,不属于徐丁遗产范围,故法院不予处理。关于 被继承人的 45 万元,徐乙自述现在其处,法院予以认定。关于该 45 万元是否属于被继承人 徐丁、商甲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法院认为,首先商甲在徐丁于 2013 年 4 月 9 日所立“代 书遗嘱”中认可 45 万元为徐丁生前留下,目前由商甲保管;其次根据徐丁所立“代书遗嘱” 的次日亦即 2013 年 4 月 10 日所出具的收条表明,在商甲将 45.5 万元交付徐丁后,双方账 目结清。综上,法院认为 45 万元应为被继承人徐丁生前遗留的个人财产。 就争议焦点三 根据法律规定,有遗嘱的按遗嘱继承,没有遗嘱的按法定继承,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 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被继承人于 2013 年 5 月 9 日所立之公证遗嘱已就系争房屋进行了处分, 故本案系争房屋应按公证遗嘱予以继 承。另根据法律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 能力人、继承人、受遗赠人、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均不得作为见证人。徐丁 2013 年 4 月 9 日所立之“代书遗嘱” ,见证人仅有徐乙,且系继承人之一,故该“代书遗嘱” 不符合法律关于代书遗嘱形式要件的规定,当属无效,需要说明的是,该代书遗嘱无效并不 排除其作为证据的证明效力。 徐丁所立两份自书遗嘱, 均涉及对自己财产的处分。 综观本案, 2012 年 7 月 2 日自书遗嘱中“女儿徐*人民币壹拾伍元正” 、2012 年 10 月 21 日自书遗嘱中 “人民币分割女儿壹拾伍元正、我弟徐乙给贰拾元正”应系笔误,故被继承人徐丁遗留的 45 万元中的 35 万元应按 2012 年 10 月 21 日自书遗嘱继承。 关于被继承人徐丁 45 万元中的其余 10 万元,因徐丁生前已将 45 万元交付了徐乙,可 视为徐丁对 2012 年 10 月 21 日自书遗嘱第四项的撤销。徐丁死亡后丧葬事宜实际由徐乙具 体操办, 原审法院予以酌情认定。 对徐乙主张徐丁最后住院期间其为徐丁垫付了医疗费合计 46,036.62 元的问题,经核算,徐乙提供的医疗费单据金额合计为 27,176.62 元,与徐乙自上 海市职工保障互助会领取的补充医疗保障金 2,992.80 元相抵扣, 原审法院确认徐乙为徐丁垫 付的医疗费为 24,183.80 元,上述殡葬服务费 6,493 元、骨灰寄存费 820 元、丧事费 3,000 元、垫付的医疗费 24,183.80 元,合计 34,496.80 元应从徐丁的其余 10 万元中予以扣除,余款 65,503.20 元依照法定继承,具体数额由法院酌情判定。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被继承人的配 偶、子女,父母。因被继承人徐丁的父母均先于徐丁死亡,故徐丁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为商 甲、王丙。 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鉴于系争房屋目前由商甲居住使用,为便于执行,系争房 屋由商甲继承,并由商甲给付徐乙相应房屋折价款为宜。 王丙经法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应诉,视为放弃诉讼权利。 法院审理后于二○一四年四月四日作出判决: 一、 被继承人徐丁在****内的产权份额由 商甲继承;二、商甲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徐乙上述房屋折价款 70 万元;三、徐乙 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商甲遗产分割款 32,752 元,支付王丙遗产分割款 182,752 元。 如果当事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 应当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 21,450 元,由徐 乙负担 10,435 元,商甲负担 8,696 元,王丙负担 2,319 元。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