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澳门49码开奖直播现场 >

“代孕合法化”提议引发恐慌“当代孕合法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失

编辑:admin 日期:2020-11-20 12:42 分类:澳门49码开奖直播现场 点击:
简介:这篇暗访报道,再一次把代孕这个隐秘的角落拉进了人们的视野中。报道称,受疫情影响,到国外寻求代孕受阻,国内代孕中介机构订单明显增加,供卵者补偿金、代孕妈妈佣金等费用也水涨船高。甚至有的代孕机构被查之后,换个地方重操旧业。 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

  这篇暗访报道,再一次把代孕这个“隐秘的角落”拉进了人们的视野中。报道称,受疫情影响,到国外寻求代孕受阻,国内代孕中介机构订单明显增加,供卵者补偿金、代孕妈妈佣金等费用也水涨船高。甚至有的代孕机构被查之后,换个地方“重操旧业”。

  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代孕的词条又一次登上热搜,引发民众热议,不少民众认为,这些地下商业代孕行为,挑战着传统生育秩序和世俗伦理。

  在澎湃新闻的暗访中,一家涉足代孕市场12年,由一个名叫薛尉的男子创建的“子嗣传承国际助孕中心”自称主要为国内有代孕需求的客户对接海外生殖医院,提供代孕服务;2008年创立至今,累计为8000多户家庭服务,成功诞下超1万名健康婴儿。

  “可包性别,可包成功。”薛尉提供的协议有58万元和88万元两种套餐,均承诺客户2年内可抱到一名健康男婴。前者便宜30万元,不包成功,意味着代孕一次不成功,重启流程需要额外支付费用。

  由于国内代孕基本采用“第三代试管婴儿”,指在体外受精技术的基础上,对配子或胚胎进行遗传学分析,检测其是否有遗传缺陷,选择未见异常的胚胎植入子宫的技术。其技术上的“基因筛查、性别选择”被代孕公司拿来做噱头,客户可选择婴儿性别、单胎或双胎。

  很显然,这个过程打破了传统的生育秩序,必将带来一系列法律、道德、伦理等社会问题。因此,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就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薛尉透露,去年他们公司营业额破亿,但利润不方便透露。陈浩则坦承,七八十万元的订单,他们能获得二三十万元的利润,有时候甚至比这还高。

  根据一家代孕机构“彩虹宝贝”提供数据,从2015年至今,他们已经为400多例客户“借腹生子”。客户中90%左右是男同性恋,3%至5%为女同性恋。

  据第一财经报道,尽管学界和调研机构没有就总人口中的同性恋比例达成一致,但5%左右可能是比例的下限。照此计算,中国的同性恋人数可达7000万,半数为女性。

  而中国最大“同志”社交软件、主要用户是男同性恋的“Blued”所发布的《2015Blued大数据白皮书》显示,有40%的男同性恋考虑未来到海外接受代孕服务。

  然而代孕并不是一件危险系数很低的事情,除了可能会生出不健康儿童之外,还可能对代孕妈妈以及捐卵的“卵妹”造成生命危险。

  “卵妹”就是地下代孕市场里的供卵者。以学历、长相身材等为标准,供卵者被明码标价,进入地下代孕市场的资源池,等待被客户“捞起”。“专科生五六万元、本科生七八万元,研究生九万到十万元。”有业内人士透露,供卵者获取的收益会被中介层层盘剥,到手的补偿金几乎只有客户偿付金额的一半。

  代孕妈妈则被称为“土壤”,经人工授精培养成的胚胎植入他们的子宫,由她们孕育出婴儿。她们多来自偏远地区的农村,经过亲友熟人介绍怀上不属于自己的孩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能拿到22万元至25万元的佣金,同样面临高风险。

  为了确保孩子的健康出生, 代孕母亲多数被迫接受剖腹产, 增加了再怀孕时子宫破裂等风险;由于代孕者非本身自然怀孕, 故通常需要使用药物或激素来维持妊娠, 即便如此, 出现流产、早产的风险还是比正常孕妇更高, 并且所使用的药物不可避免地具有副作用。

  “代妈难产致死亡,怀孕期间死亡,或者导致此后不育,跟客户没关系。”多家代孕公司负责人这样承诺,“钱会摆平”。

  国内虽禁止代孕活动,地下市场仍旧活跃,其中存在的乱象和风险不容忽视,“卵妹”、“代妈”的权益难以保障。

  今年4月底,一家在广州专门为同性恋群体做代孕的公司——“彩虹宝贝”被举报,当地卫健委随后介入调查。

  事发4个月后的8月27日上午,在广州市天河区隆德大厦B座2802室,自称为该公司主要负责人的陈浩向记者介绍公司运作代孕的流程。助理“老贰”解释称,此前因举报被查处的办公地址不再使用,罚了30万元,换个地方重操旧业,“这东西你禁止不了”。

  虽然,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就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但是,一方面,这些规定都只是行政规章,在法律层面并没有明确规定。而现有规章制度,主要规范的是正规医疗机构和医生的行为,对于个人、中介机构则缺乏执法依据,难以管理。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医疗机构实施代孕技术的行为,卫生行政部门应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与动辄几十、上百万的代孕费用比起来,3万元的处罚显然不值一提。

  另一方面,渴望养育孩子的巨大市场需求,也推动着地下代孕产业走向“繁荣”。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有生育障碍的夫妇比例为10%至15%,其中需人工生殖辅助技术介入才能怀孕的约有20%。不孕不育家庭、失独家庭等对孩子的渴求,是人之常情。地下代孕市场的“红火”和超高价格,就是这种需求的真实写照。

  代孕是一个极其复杂,也值得关注的问题。完全禁绝,实际上并不能做到。但现在将其合法化,恐怕也为时过早。目前来看,首先国家应该尽快从法律上明确态度,规范包括代孕在内的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使用,避免在执法过程中无法可依的窘境。

  在代孕合法的乌克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由于代孕而给这个国度带来的不幸:母亲像牲口一样被对待、残次婴儿被抛弃......

  一位有过代孕经历的女性事后回忆“我们像牲口一般被对待,被医生嘲讽,连热水都不提供。”更可怕的是,生下孩子三天后,她开始大出血,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朝她大喊:“真是烦透了你各种毛病!”病因是胎盘滞留,一般胎儿出生后半小时内胎盘还没分娩出,就十分危险了——导致的出血和感染危及生命。

  ● 一位母亲的哭诉:他杀了我儿子被判15年,却一天监狱都没蹲过!还当上村官

  原标题:《“代孕合法化”提议引发恐慌,“当代孕合法,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失踪!”》

热销推荐